梦壑 发表于 2010-5-30 11:07:41

红尘沾染的日子(6)

本人每天在QQ“心情”中记一下当日小事,因其字数限200字以内,故多用文言游戏笔墨。但每天的事情必是真事,中间所缺小记,均是与工作有点关碍或涉具体人名地名的,所以在此隐去。若为我好友,可看到本人每天的“心情”小记。http://user.qzone.qq.com/13907434/infocenter?ptlang=2052

2009年12月31日
生日次晚,徒步归,接友电邀茶聚,急趋之。姚李胡郑,桂圆红枣茶饮过,相谈甚欢。今日工余,归途接友电,至公园方回,关机。心有闲绪,独巡公园两圈归。莲友邀明日早赴念佛会,述父梦传佛经事。网上流连,心情愉悦也。

2009年12月29日
昨吾生日,早调会后至潜体检,赴友处,午餐置蛋面,甚欢。晚欲邀友聚,老板归,命共餐,敬吾酒,醉归,作诗一:四十四年迟,逢缘慰我痴。秋高风正好,雪未意才宜。已谢真心面,何从挚爱兹。人前休畏老,化雨待春时。

2009年12月22日
晨起步行,暗而无光,渐明,见枯草披霜,银泻漫野。午与姐同行,遇一友着天蓝服饰,益觉靓丽,招呼而别。下午班后,约旧人同行,喏。晚,侄至,拟一文付之。欲徒步,觉独行无趣,时已夜重,遂网上遣兴,乐此不疲。

2009年12月21日
用时半日,弄一百十来文,未知是否回炉。

2009年12月20日
昨晚值班,晨老板命改前日文,半日消停。午后网上流连,为另一文准备矣。吁嘘!本周末未闲心也!

2009年12月19日
请假半日,昨晚即早睡,本欲为今日徒步蓄力。然半夜,上命不得休假,言有天大事须处置。晨起,短信告两友爽约事,至单位,果然大事。聆上语,搜索半日,成草稿。事体兹大,应往复多次也!愿事成,或有转机矣!

2009年12月17日
昨日即欲今晚徒步两小时,归食,急走,与友约行,仅一圈即接老板电话,命理一事。怏怏而归,事毕,开Q,遇久未见之远友,聊,甚洽。

2009年12月16日
梦望春山隐旧踪,独游野径始相逢。清闲昵趣遗秋陇,集散欢缘付水东。摇曳心旌曾约远,驱驰意马怕情浓。一天孤月随时冷,夜夜寒光入酒中。

2009年12月14日
隔窗细雨伴轻寒,静夜临屏动键盘。莫道心随流水意,绮思远寄梦中欢。

2009年12月13日
懒觉至午,赴侄家宴,一日牌酒。醉后至曹禺公园,与妻环行两周,归眠,子夜醒起寻茶,狂饮三杯。再上榻难眠,读手机书《回到明朝当王爷》,估此须年余可读毕矣。

2009年12月12日
连日阴,今上午庆典中雨,虽气氛热烈,然风雨侵人。午后心稍闲,拟一文即休息。天雨寒而心境尚可。思人焦虑不安,吾事过即心平,无过即为功,信也。休整数日,又将劳碌,然应无深层负累。晚来驻网游戏,巧遇熟友,缘。

2009年12月11日
九时庆典现场,立条案,铺案幔,布五谷,奉鲜果。三百平舞台,二三十武士舞狮;几十人同僚,老板总裁点睛。狮活,燃香焚纸,鞭炮相庆,中高层鱼贯而祝。此为明日典礼之发端,所行之礼,无师导之,皆老板命吾成也。

2009年12月10日
今日下班之际,老板审致辞、专版,虽往来三四,亦算快捷而过,吾心轻松些许。然典礼串词又加于吾,只待明日了事。此串词涉高层礼宾,非吾可定,必于明日磨成。又明晨点狮睛之仪,前亦未见,当慎而避错。累!

2009年12月9日
今日上班如运动,几无闲暇。所幸晚来报社专版基本审过,可落一石。然仍须加班,弄细琐之事,思纷乱之局,当止于本周末矣。此事也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煎熬仅三日,精神情绪十分困苦,出入不得欢,酒色亦无思趣也。

2009年12月8日
近日事繁,晚未徒步,晨起亦懒,乘车上班。公事未了,心悬巨石,寢食难安。思内外,无欢娱情浓;视人我,觉心老人颓。宁英雄须美人滋养,美人须英雄激活乎?苟温婉之美人在侧,莺声燕语,纵疲累终日,又何累之有?

2009年12月7日
昨午夜归,巧与妻同。妻白日牌亏,晚来赢五百,竟解多日之烦容。今晨情绪颇好,温言婉语。午,吾倦极小寐,妻恐迟到,守时至醒。此状婚二十年亦罕。吾之少小所缺,女性之娇纵,柔情之抚慰,今虽中年,心亦长寂寞耳。

2009年12月6日
半夜短信嘱,晨起又电询,疑老板亦未安眠。吾本欲懒眠至九,然不得,七时半即往办公室。碌碌近午,欲随妻往同事宴会。车待停,上司电催速归。劳至晚九,无功而疲。有友网聊数语,可抵补药,解吾困倦之态。

2009年12月2日
枕菊安能入梦乡?心思万缕亦彷徨。清风不语中年事,竟惹红尘泪几行。

2009年12月1日
下午班后,老板召各路会商,12日庆典进入倒计时矣。会毕胃不适,急进食,又加班,疑此后10日,当忙碌至极。惟愿忙而不乱,以成其事。所幸有市府协理,大局当不涉吾,然身心两疲当属自然。吾将努力而调适己之作息!

潼湖1986 发表于 2010-5-31 16:23:07

好习惯!

夜猫子 发表于 2010-6-7 01:25:51

妻白日牌亏,晚来赢五百,竟解多日之烦容。
哈哈哈哈看来赢钱乃良药也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红尘沾染的日子(6)